str2

男成医护行业稀缺资源 盘点“先生”处境

2018-05-14 07:03

  央广网5月13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《全球华语网》报道,“5.12”是一年一度的国际节。,这个职业在人们传统观念中似乎是女性的“专利”。但是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展,不同科对护理的细分需求上越来越高,男日渐成了香饽饽,就业率几乎是100%。

  但实际上在我国经济发达的城市,“先生”几乎已成为“稀缺资源”。我国男注册人数占注册总人数的1.7%,男在各大医院成为“万绿丛中一点红”。一方面我国医疗市场对男的需求十分迫切,另一方面每年愿意成为的男性却少之又少,成为当前男稀缺面临的现实困境。放眼海外,在其他国家的医院中,“先生”多吗?又占多大的比例?对男性从事工作又是怎么看的呢?

  《全球华语网》观察员胡方说,在求学、生活过程中,他发现身边的男性朋友的数量甚至高过自己认识的女性。

  在,虽然男性并不是性别的主流,但绝对不算少。属于紧缺职业特别是注册,由于注册在这里具有处方权,要求大学本科或以上的学历,相当于半个医生,所以要求高、难度大、需求量大,人才紧缺而且薪资不低。这就导致了注册专业是一个相当热门的职业,不仅是女性,很多男性也出于收入、工作稳定性等原因,而愿意去从事这一职业。

  在求学阶段,我的房东就是一位亚洲移民的男,在他移民之前曾经担任医生,但是移民后发现,一方面,要在行医需要的英文程度过高,而担任注册也有一定的处方权,所以他决定改学,并最终成为了一名男。而之后,曾经和我同住的一位伊朗移民的室友,也是男。而他选择成为男的原因和我的前房东不同。因为他身高体壮,在医院中一些需要较大力气的工作,比如搬运器材、抬起病人等。所以他在医院当中非常受欢迎,而最直接的体现就是,最后他也是在医院众多女当中寻找到了他人生的另一半。在,很多医院特别是一些比较特殊的部门,男的比例会更大。比如科的,近半数是男性。而在急诊和ICU病房,男的比例也达到了14%。在,只要素质过硬,帮助自己的是男性还是女性很少有人会在意。

  《全球华语网》日本观察员蒋伟介绍,日本男的登场,起源于1985年“男女雇佣机会平等法”。这一法律在职场中的男女歧视,男女在工作方面拥有平等的。该法律执行后,男的数量逐渐增加,目前大约有7万人左右,约占整体的6.8%,仍然属于少数派。

  男的这一职业既有优点也有烦恼。首先,他们一般都是正式员工,因此比较容易积累经验,也容易晋升。日本的各行各业非正式雇佣的比例很高,大约为4成左右,所以和很多非正式的女相比,拥有正式工作的男职业更加稳定。

  但是他们也面临着诸多问题,比如照顾女性病人时会有一些顾虑。有调查显示,近80%的女性病人由男进行护理。这是因为日本的医院没有家属陪床的习惯,病人身体的清洁等工作都是由完成的。所以,很多女性病人觉得让男为自己清洗会很难为情。另一个问题是在女性众多的职场,维持人际关系比较困难,近43%的男过这方面的问题。由于在职场中缺少同性别的同事,很难跟女同事一起疏散工作中的压力,因此感到很大的孤独感。但是日本全国男性协会认为,考虑到病人情况的多样化以及职场性别的平衡化,一定数量的男常必要的,他们可以在关键时刻把控局面,减少一些状态失常的病人对医护人员的。

  相比于其他国家,俄罗斯男的数量是极其稀少的,《全球华语网》俄罗斯观察员张舜衡介绍,工资太低以及观念是导致俄罗斯男稀少的主要原因。

  近几年,俄罗斯公立医院连医生的工资都无力提高,发放给的工资更少。一般来说,工资远远达不到普通人的平均工资水平。以俄罗斯首都莫斯科为例,普通的平均工资为35000卢布,大约3500元人民币。在俄罗斯其他地区,资深的平均工资只有2万卢布,约合2千多元人民币。为了养家糊口,一些医生还会收红包或者礼物,以弥补收入的不足。但却不存在这种渠道,所以往往需要做两份工或是在多家医疗机构兼职,才能勉强支撑起基本家用。如果是作为家庭中唯一收入来源的男,在的现实下,只能选择离职更换行业。

  “”一词在俄语的字面意思为“医学姐妹”,俄罗斯人自然而然会认为属于女性的职业。为了防止对男的歧视,又诞生了“医学兄弟”的称呼,但在个人档案等不同场景中,依旧会将男以“医学姐妹”进行归类。在这种职业收入前景不佳、行业性别色彩浓厚的行业,工作量还繁重,工作氛围紧张,风险程度高甚至对于学历要求还很严格。一名高级最少需要读完4年的护理专业,一名高级管理岗位除了要有丰富的临床经验之外,还需要长达6年的相关医学护理等专业研究。对于从事职业有兴趣的男生,在希望报考护理专业之时,往往很难获得家人的支持和理解。久而久之,在俄罗斯很多经济不发达地区,患者如果见到全职男,心里甚至会有一种对其人生境遇的。经济危机下,俄罗斯公立医院完全顾及不到男的缺失,对于需要体力的护理工作则直接以男护工取而代之。这种女和男护工的搭配,进一步减少了对于男的社会需求。

  事实上,去年下半年以来,“新一线”城市陆续出台的人才新政已经出较强的“引力场”效果。智联招聘发布《2018年春季白领跳槽指数调研报告》显示,2018年跳槽时,有33.2%的白领选择成都、杭州等“新一线城市”,超越传统一线